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同学们关注疫情发展,用自己的方式为战胜疫情做出贡献。

      新年伊始,无数目光聚焦武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悄然打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牵动每个人的心,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同学们关注疫情发展,用自己的方式为战胜疫情做出贡献。其中,人文社科学院约有17位同学参与了海外物资文件的翻译任务。

来自朋友圈的线上支援

      正值新春佳节,一条朋友圈的信息引发了许多同学的关注。前线物资短缺,医院开始尝试购买来自海外的医疗物资。然而,海外物资的标准化文件均使用英文编写,难以确认其是否符合需求的相关医用标准。短短几天,一个名为“武汉志愿者翻译总群”的微信群传遍朋友圈。它由各大高校相关专业的师生以及从事翻译、医疗行业的专业人士组成,下分数个小组群,迅速完成了多份医疗物资产品资质和使用标准的翻译工作,为前线战疫增添了一份力量。

小组行动:主要分为文献、翻译与校对

      线上志愿工作分为文献,翻译和校对三个小组。人文社科学院大三学生胡易文最初加入了文献小组,利用校网资源登入外网查找欧盟医用物资标准的相关文件。“因为能登知网,找文献感觉会比较有优势。”她的同学李若尘也加入了文献查找工作。李若尘表示,在紧张的疫情面前,文献越多越好,越多越能精确定位海外物资信息。在志愿者们的密切协作下,李若尘所在的小组找到了20篇文献,交给志愿者负责人确认后再进入下一步翻译工作。

人文社科学院的翻译志愿者们加入的活动群

      1月27日,五位人文社科学院的大三学生王品一、胡易文、李若尘、蔡岸锨、刘鉴楠接到了一份30多页的个人防护设备(PPE)的欧洲生产和使用标准的文件翻译任务。他们默契合作,短短一个下午,这份冗长复杂的专业文件就被翻译完毕,完成后的文件长达九十多页。刘鉴楠在接受采访时分享了一小段文献截图,向我们展示了一些复杂的长难句。

      她认为,总体难度并不大,“因为生产标准都是很规范化和比较固定的表达,但是为了严谨,定语有时会很长,而且多用否定,和汉语的习惯差的比较大。” 疫情肆虐,时间紧迫,这些志愿者们的翻译工作并不轻松。凭借着一颗希望帮助战胜疫情的心、扎实的专业基础与一些医学领域同学的热心帮助,他们的翻译工作最终按时圆满完成。

“拯救”3000套医用防护服

      中央电视台点名称赞了这个线上自发组成的志愿小团体。他们群策群力,合作完成了多项医疗资源确认工作。其中,有3000套来自海外的防护服原本被认为是不可使用的不达标物资,然而在志愿者们迅速完成对应条款翻译之后,发现这一批防护服是可用物资。胡易文感慨道:“挺震惊的,本来是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帮个忙,没有想到最后真的能救到这么多设备。而且当时协和医院还频频告急,看到这里又有了一批物资真的很开心。”

央视新闻对志愿翻译的活动报道截图

收获与感想

      胡易文:这是第一次在校外笔译,有种学以致用的兴奋。在帮助武汉的同时,意外收获了几份医学词典和一些医学名词的整理。看见许多人都在切实地为武汉出一份力,紧张之余自己也多了一点心安。

      王品一:这是一次全新领域的翻译任务,当时不假思索就参与了进去。看到自己的专业能为医院、为防疫、为受疫情影响的祖国做出自己的贡献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李若尘:收获了一些专业知识,认识了一些同样在翻译领域学习的人,自己在家没有虚度光阴,任何人都可以为这件事做点自己的贡献。感觉更喜欢翻译这个专业和工作了。

      刘鉴楠:对于大家一起为对抗疫情贡献和付出有了实质的感观。最开心的部分就是通过自己的专业技能,能够真正地帮助到有需要的人,参加这次活动,让我真正感受到原来一次疫情发生需要调动以及触及到的社会方面的资源这么多。

      蔡岸锨:无法上前线,那就通过这样的方式去帮忙也挺好的。虽然社会上有人在恐慌,但也有很多人心怀国家,保持冷静的情绪,寻找一个能够去帮助国家解决忧难的方式,然后做出自己的贡献。我觉得挺温暖,挺感动的。

      吕姝潼:疫情中许多职业都有令人感动的无私与敬业,毅然而然逆行的医生,火神山和雷神山的工人,还有很多人虽然不在一线,但是也在尽自己的一份力。我想在这次疫情过后去一次武汉。

 

采编 | 季长城(2019级理工学院、逸夫书院)

        谢容若(2019级人文社科学院、思廷书院)

文案 | 陈韵清(2019级人文社科学院、祥波书院)

排版 | 刘芷萱(2018级理工学院、思廷书院)

策划 | Priscilla (HSS Office)

        庞晓燕 (HSS Office)